boboz

角儿这双手开扇打板打御子也夹烟端酒解衣裳

新发型是很好看啦就是有一小小小小小点的心里不舒服

相信鬼应该是那种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并且有取有舍不拖沓不逃避的人

就是不想他难过最好一下都别有

有姑娘们说不愿意小鬼成熟不愿意小鬼长大

不太现实吧

鬼真的不是那种小孩子

他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什么事心里都清清楚楚我不表现的心机深重不是我真的傻fufu

所以应该也能劝服自己有些放弃也好妥协也好都是暂时的

我们鬼每次做决定都很爷们!!

咱得给他长脸啊姐妹们!!

花路一起走!!

风月起火

在lofter上的处女作
真的不会写
但我真的很想把它写好
乐意被当做真人真事
这是我的爱

以下是最开始的一截
我是一个四百字为瓶颈的写字的人

——————————————
    屋里没开灯,五点左右的光景,蕾丝窗帘积了灰,颜色愈发恶心,稀里糊涂卷在一边。空气黏糊糊流动不起来,没有风。晚高峰的鸣笛声恍惚间像是从外太空传来,和紫金色的晚霞一同混为背景。我只想听清他的喘息,和呓语一般,不断重复的,我的名字。
    这场情事来得异常汹涌甚于以往任何一次,我简直以为要在他怀里获得永生。原因大抵是他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城市,而我们没准不会再见。他没告诉我,我装着不知道,他知道我是装的。
    潮水漫过礁石,鸥鸟鸣叫着振翅,我的叫喊被他一下一下顶回嗓子眼,终于换成他一声喟叹。他难得纵了我一回,抽了一口他的烟,清苦的薄荷味。我笑嘻嘻地把烟吐在他脸上,趁着迷雾未散时吻上去,他轻轻触着我的唇轻轻地笑。
    我趴在他身上仰脸看他,他扯直我的卷发再松开,说:“以后别画内眼线了。”
    我直直望进他的眼睛里:“我不会爱上别人的。”
    一想到我即将对于我和他互为羁绊的这段岁月展开叙述,就有一种与激动相似的心情。暂且把他放在“韩惟终”这个我机关算尽取的名字里吧。“韩—惟—终”我把对他十几年不曾变的一腔烫爱换成力量念了一遍,回声在心室壁上砸出一道瘀血。也就是说,我把这些深情成功地浇在了他的新名字上——韩惟终。好了,这三个字现在具有非凡的地位——我的此生挚爱。
    我和他是七岁那年认识的,在一间教室里呆了三年,还没来得及给彼此留下什么印象我就转学了,再一次相遇就是十七岁了,刚好一个十年。
    于是故事开始,
    于是第二个十年。

                                       TBC✍

还是爱人,不是太太。